养狮子的庄太太

(三)


龙城大学生物工程系工程四班的语文公共课在周五下午最后两堂,天气入了秋,颇有些冷了。半路上沈巍折回办公室取了一件墨绿色的风衣套上,出来和上门的时候两个穿黑色长款皮衣戴着鸭舌帽的人迎面而来。

办公区没有人,上课时间,所有的讲师教授都在教学区。这两个人和沈巍的穿着格格不入,他们也没注意到沈巍,步子很快,但脚步声很轻。

沈巍见了他们,门把上的手稍微紧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地迎着他们走过去。两个人的步子太急了,以至于错身而过时撞到了沈巍的肩膀。

其中一个人稍稍扶了扶鸭舌帽的帽檐,沈巍听到他低声说抱歉,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抬起头来看沈巍一眼,直到沈巍颔首轻轻回了一句没关系,这个人的肩...

章六十九回顾入口


“阿诚吾卿:

见字如面,纸短情长。卿见此信,则我有悖所约,先行而去。现如今,已到了奈何桥上,望黄泉路远。孟婆一碗汤,八泪为引:一滴生泪,二钱老泪,三分苦泪,四杯悔泪,五寸相思泪,六盅病中泪,七尺离别泪。回望我这一生,一滴生泪为父母,后继无人,是为不孝;二钱老泪为家国,未助兴旺,是为不忠;三分苦泪为弟妹,苛责严厉,是为无情;四杯悔泪为曼春,亲手射杀,是为无义。五寸相思泪为着你,黄泉路远,奈何桥长,此时一别,何时再聚?病中六盅泪,躯体痛苦无所以惧,只不忍你夜夜焦急。离别泪七尺,尺尺断肝肠,阿诚啊!愿来生还爱人,还遇你。


明楼 绝笔”...


国产95式狙击步枪一直是沈巍不太想涉足的生意,劳动力开销大回报相对于进口枪支小,怎么看都是费力不讨好的生意。但是国产货进出口他一向是很少过问的,都是夜尊的事。过几天就是中秋节,这个节骨眼上出了丢货又丢人的事情,沈巍自然是不愉快的。不过他没时间问责夜尊。

他十分了解西郊幽洞山的地形,虽然线路复杂丛林茂密还有野兽出没,但是熟悉地形的人都知道,那里有一条路直接通往龙城大学的后门,所以幽洞山山脚下的小树林也是龙城大学小情侣的约会“圣地”,沈巍撞见过不少。去学校的路上他一直在想如果和两个送货人正面撞上他要怎么做、如果……素闻缉私监察大队的赵云澜是绝顶聪明的,这个时候恐怕已经带队驻...

(一)


赵云澜第一次见到沈巍,是在菲丽希酒吧。那天他穿着黑色衬衣、黑色西裤,在五光十色的旋转灯里侧身坐着,身边的沙发靠上搭着一件银灰色碎金西装。赵云澜从他旁边擦身而过,他们对视一眼,那双眼睛,让赵云澜很有些恍惚。

沈巍有一双让人一见钟情的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时候赵云澜就是这样认定的。那双招子又大又圆,眼角末梢不经意向上扬起,微不可查,带着一股子傲气,虽然很淡,却显而易见;睫毛纤长,旋转灯的暖光从其间穿过,赵云澜都可以想象泪屑在微微上翘的末端颤颤巍巍的样子。沈巍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向他看了一眼,四目相接的那个刹那,他笑了一下,那双溢得出水的眼窝在那转瞬即逝的浅浅微笑里染上暖意,仿...

谨以此文献给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迷妹 @明洧妁≮ (鉴于你6号返校提前发) @海国冰炎 以及一直陪伴我的 @喵小妖 两位。磕巍澜快四个月了终于能填坑了【欣慰哭】


仲秋的夜里,龙城大学灯火通明。办公楼里学生三三两两地经过,偶尔会往楼梯口起第五间办公室门口看一眼,如果遇上里面的人不经意和他们对上目光,还会笑眯眯地招招手:“这么晚了,沈老师还不回家吗?”

在学生的印象里,沈教授是个出了名的夜猫子。学校的自习室亮灯到几点,他的办公室亮灯只会比它晚。沈教授是好看的人,出了名的好看;办公楼不是去自习室的必经之路,却有无数的学生绕道九曲十八弯...

章六十八回顾入口


明楼先生不是一个完人,更不是一个圣人。就一个“人”而言,他有作为“人”的缺陷性。比如行事专制、性格霸道;但同样的,作为一个“人”,他更多的是生而为人光辉的一面。比如对信仰的坚持,对家人的守护。所以很多时候不同社会角色下的责任会让他不堪重负,很多时候他为了这些事思虑再三,就像人在棋盘前执子,久而生虑,迟迟不落。

如果没有遇见他,我想我的人生会庸庸碌碌——烟花间逃脱不成功,甚至有可能行尸走肉、尸位素餐,遇到他之后我才知道原来世界原来还可以是这个样子,在有些渠道上,每个人都可以做很多力所能及的事。

我不觉得这些事情危险,反而觉得有共同的信仰并为之奋斗是一种...

章六十七回顾入口


每个人都有“愿为晨风鸟,双飞翔北林”的美好愿望,我和先生亦是。我们想过远离喧嚣,一辈子做个隐士,一方田园一间小院,喝茶养花看落日。但愿望之所以是愿望,就是因为它并不如想象中容易实现。

我和先生最艰难的时候,是汇丰银行事件持续发酵,明家置于风口浪尖,我们焦头烂额却只能不至恶化而无法从根源解决的时候。

那时候我们深知总有一个人要挺身而出去平息南田和汪曼春心里长期以来一无所获的怒火,但明楼心有软肋,明家数口如同他握在指间的沙粒,捏的很紧,却一个个脱离了他的安排和掌控。他勒令所有人不得插手,可我们又岂会乖乖听话。

我们那时候就想着,除他以外,让一个最有价值的人...

章六十六回顾入口


先生一生活了七八十年,后四五十年里我一路参与。从英年正盛到古稀耄耋,这一路殚精竭虑如履薄冰,他乡辗转颠沛流离。我们从峥嵘岁月的炮火中并肩而过,在时光静好的温情中携手前行。后来弟弟妹妹各自独立,长姐也成为回忆,这世间只有我们还离彼此最近的时候,也总是忆苦思甜。

比如我们出去散步,路过汇丰银行时还是会说起曼丽和明台的闹剧,他总是说:“你那时就不该拦着我,打他一顿,才好叫他知道不该鲁莽行事。”

我们两个人供着一把伞,他埋怨我的时候,人不免要把伞移开一些。我只好如他的愿,往他身边凑一凑:“如果你那时候把他揍了,大姐如何能够饶你。”

他摸摸鼻子想了想,默认我是有...

1 / 36

养狮子的庄太太

我记得我爱过

© 养狮子的庄太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