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狮子的庄太太

【主谭季/微洪季】 你不孤单 【贰拾捌】

贰拾柒回顾入口





沙发上,谭宗明悠然翻阅着报纸,全然不顾火冒三丈的高一天端着枪与他的额头平齐,一步步逼近。明泽惠子挨着谭宗明站着,小腿是不是挨着他的西装裤。终于,在高一天转过茶几的时候掀开外套后下摆拔出了一只精致的左轮堵住了高一天黑洞洞的枪口。

“惠子,你把枪放下。”谭宗明平平淡淡地说了一句,晃了晃脚尖。

明泽惠子充耳不闻。

谭宗明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拍了拍明泽惠子的肩膀。一根手指搭在左轮的枪杆上,慢慢往下压。随着枪渐渐垂落,明泽惠子颤动的双眸终于转到谭宗明的方向:“先生……”

谭宗明笑了笑,将明泽惠子拨到身后,这才扬起下巴,直面高一天黑洞洞的枪口。

“你觉得你现在站得住脚吗?”谭宗明两手垂在身侧,语气和软,却字字珠玑,“钱守成什么底细,找来前我就叫你查清楚了。你推说档案太干净,就是防着我们查的,人确实优秀,防着就是了。现在他因为儿女私情把你卖了,你倒在我这儿撒泼,你觉得合适吗?”

“我怎么知道这是不是你的阴谋!是不是想除掉我,然后独吞转手数据的钱!”高一天咬牙切齿,眼神狠厉寒光四射,手枪又抬高一分。

“独吞?”谭宗明挑眉扬声,重复了一遍高一天的话,然后伸手摩挲着冰凉的枪口,“高一天,我希望你有点自知之明。管好下线效忠上线是每个M集团成员的基本准则,什么叫独吞?我如果让你转手把数据卖出去,你才会独吞!你的下线出了问题,你想脱罪,这是对我不忠!你想害死我啊?”谭宗明上前一步,枪口距离他的眉心只有一指的距离,“你以为你除掉我,数据所得就是你的了?我告诉你高一天,如果因为钱守成的嘴把我漏出去,势必分不到你头上一块钱!!”

“你!!”高一天怒不可遏,一步上前,冰冷的枪口抵住谭宗明的额头,高一天在他一步以外站着,眼睛瞪得溜圆,眼角处的血丝清晰可见。

谭宗明侧后方的明泽惠子还算平静,如果忽略她微微打战的双腿的话。

“你开枪吧。”谭宗明坦然地昂着头,浅笑悠然地看着高一天,如同一潭平静的深水与一丛熊熊烈火针锋相对,“这个距离开枪,我必死无疑。可是接下来,你将会面临整个M集团的复仇暗杀,恐怕你还没开始上路投奔K集团,就已经和我作伴了。就算你能逃得掉恩维斯的纠缠,作为凶手,第一个要你血债血偿的人,就是季白。”这样说着,谭宗明的目光渐渐柔和,甚至低笑出声,“那可不是个简单的警察,如果他知道是你对我下手,就算天涯海角,他都会把你揪出来以告慰我的在天之灵。所以,你尽可以试试。”

“你以为我会怕你吗!?”高一天的手指已经微微压向扳机。

“你当然不怕。”谭宗明摇摇头,脸上还是笑着,轻轻舒了口气,“但是你应该清楚,还有比这更好的选择。”

高一天的眉梢跳了一下,手指离扳机稍稍远了一些,手臂也伸得不那么直了。

“你今天冲进来,实际上是在为你自己选一个下下之策。”这点变化没逃过谭宗明的眼睛,他将一只脚稍稍往后拿了一些,继续说道,“其实你大可以安心地接受国安的关押,毕竟那里最安全。我和惠子作为你的上线,”这么说着,谭宗明瞟了侧后方一眼,“当然不会不管你的。你被国安带走,我自然会替你筹措,风声过去,咱们照样还是各拿各份各为其主,我两边保密,保你在M集团和K集团两边做一个不倒翁。你那么优秀又年轻,前景自然要比郑婉芝广阔的多。”说到这里,谭宗明停住了,一面盯着高一天的神情,一面缓缓地将一根食指搭在枪杆上。

高一天垂眸,陷入了沉默。谭宗明皱着眉,眼眸深处潜藏着淡淡的笑意,自傲又得意。

食指上施了力道,枪管随着这力道也慢慢垂落下去,明泽惠子在心里长长地舒了口气,谭宗明眸子深处的那点笑意终于漫到脸上来:“高先生,杀了我是死路一条,服从抓捕还能东山再起,你说呢?”

高一天不回答,只是紧紧捏着枪托,眼神似乎要将脚下的波斯地毯烧出一个洞来。他嘴唇发白,微微颤抖,良久之后终于抬起头来盯着谭宗明,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如果你食言了呢?”

谭宗明正色道:“除非自身难保,否则我决不食言。”

高一天觉得,他的确无路可走了。事实上,以26号别墅的防卫级别,他今天无论怎样也不可能奈何谭宗明的。即便枪响谭宗明丧命,他也绝对走不出别墅的大门。

不——高一天扫了一眼一旁柳眉倒竖杏眼圆瞪向他怒目而视的明泽惠子——应该是出不去这个门。

关键是,他还不想死。

所以不妨,做这个交易。谭宗明从商至今,靠的,除了实力,无非就是一个“信”字。

这样下定决心,高一天举枪的手臂慢慢垂落。一直提心吊胆的明泽惠子此时终于松了口气。高一天肩膀下塌,整个人失了生气。他抬着一双黯然的眼睛看着谭宗明,后者面色沉静,眸光深邃,看不出任何起伏。

这一刻高一天有一种感觉,一种十分挫败的感觉。

谭宗明说了句“不送”,他机械地转过身去,拖着步子走出了月亮门。

“我看你是疯了!”收回目送高一天离去的目光,明泽惠子跺着脚奔到谭宗明面前。后者依然将报纸端在手里,听到这话微微抬了下眼皮,向着她笑了一下。

明泽惠子把自己墩进他身边的沙发里,脸上高档的胭脂水粉都盖不住惊魂未定的煞白:“你知不知道有句话叫狗急跳墙,万一他今天二话不说就扣动扳机,你冤不冤!?”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谭宗明一抖报纸,转过脸来,“我这个位置就是他的了。”



帆船中心100米开外,A市开发区西南角某废弃厂房内。

厂房的光线很昏暗,只有隐隐约约的阳光顺着树梢绿叶间的缝隙时不时从没有玻璃的窗户投射进来。1楼大厅正中的一个四方柱上,张西洋田云夫妇背靠背成30°角分绑两侧。双手背后,嘴上和眼睛上都蒙着胶布,耷拉着脑袋,像是已经昏迷。

厂房外,一辆白色指挥车停在废旧楼栋前的空地上,车窗紧闭,看不清状况。厂房西南方向的一栋居民楼的天台上,时不时有亮点闪烁,正对着废旧楼栋的1楼大厅。

指挥车内,洪少秋穿着黑色衬衫,外面套着一件亚麻色休闲服,手里提着一只黑色的公文包,是张西洋惯用的那只。

“洪队,三哥说了,他来之前你不能进去。”赵寒挨着洪少秋站着,下意识靠近车门。

洪少秋皱着眉头,虽然克制得很好,但面上依然看得出几分焦灼。他又向车门跨了一步,侧眸看了看腕表:“马上就到约定时间了,不能耽误。”这样说着,他控着公文包的手指紧了紧,转过头来看着聚精会神地盯着废旧楼栋里的监控视频的那个后脑勺,“肖卫,你给我盯住了,一旦有绑匪的踪迹,立刻和包围的特警联系。”

“是!”肖卫扶了扶眼镜,侧头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

“洪队!”赵寒向前跨一步,终于拦住了洪少秋的去路,“三哥说了,据来自首的嫌疑人钱守成交代,绑匪这次在大楼里预埋了数量可观的TNT,势必要在拿到硬盘后灭口……”

“那我更应该准时出现。”洪少秋看着他,右手搭在他右手臂上,向反方向推着。

“你至少等三哥和拆弹组的人到了再去啊!”赵寒这样说着,脚下一个不留神就被洪少秋搡开。洪少秋的手刚刚搭上车门,它自己打开了。

洪少秋就这样和季白撞了个对脸。

两个人都楞了一下,季白回过神来,微微侧身向一边。洪少秋跳下车来,看了他一眼,眼睛里染着笑意:“审完了?”

季白却没有笑,他神色凝重,蹙着眉回视着洪少秋,片刻后凝视着眼前这栋暗灰色的混凝土建筑:“绑匪在里面预埋了一定数量的TNT,具体数量还不清楚。拆弹组的特殊仪器并没有勘测到外围易爆点,所以……”

“所以如果交易失败,我和我父母、还有这栋大楼,都会被夷为平地。”洪少秋微微抬着下巴望着眼前的建筑。阳光从西南角的楼顶照过来,稍微有些刺眼。

“洪少秋。”季白万分慎重地直呼其名,带着点万般无奈。

而当事人却摇一摇头,提着公文包义无反顾地走向楼栋的大门,颇有些孤胆凛然的意味。

季白一刻也不敢耽搁,迅速跳上了指挥车。

“二组三组待命,1号点狙击手注意观察。”一把拨开肖卫,季白亲自戴上耳麦,沉声部署。

洪少秋拎着公文包踩着一地的烟头纸屑等杂物走向大厅,空旷的空间里尘土飞扬,洪少秋沉稳的脚步声一阵阵回荡。转过水泥剥落的廊柱,洪少秋的眼睛陡然睁大。

五步远的地方,张西洋和田云夫妇耷拉着脑袋被五花大绑在柱子上。

“爸、妈!”洪少秋的声音里终于浮出了担忧和紧张,脚步也不由得加快。




A市某知名妇幼保健医院的走廊里,301研究所副总工程师商菲菲失魂落魄无精打采地挨着墙慢慢朝前拖着步子。绕过走廊拐角后,她在休息区慢慢坐了下来。

然后她开始对着惨白的墙壁发呆,眼神空洞,睫毛颤抖。

呆着呆着,大颗大颗的泪珠从她深陷的眼窝中滚落到面颊上,她慢慢向着臂弯里埋下头,整个人缩成一团,身体紧绷,双肩颤抖。

大约5分钟后,她抬起身子来,面上还有泪痕,眸中还有水渍。她机械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号,盯着面前的墙壁,接通。

“菲菲。”那边的声音依然含着笑,听得出来,他对这个来电有点意外。

“我要见你。”



待续……


评论(22)
热度(30)

养狮子的庄太太

我记得我爱过

© 养狮子的庄太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