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狮子的庄太太

【主谭季/微洪季】 你不孤单 【贰拾玖】

贰拾捌回顾入口




谭宗明和商菲菲,约在商菲菲家里碰面。谭宗明到的时候,商菲菲穿着睡衣,神色憔悴,脸上毫无血色。谭宗明不急着进门,而是站在玄关凝视着商菲菲的脸。

商菲菲神色倦怠,被他看得不耐烦,转身要进入客厅深处。谭宗明叹了口气:“菲菲,你要节哀。”

商菲菲的背影僵住,片刻后冷笑一声:“你果然很关注我,这种算无遗策的感觉,很不错吧?”

这一次的会面,谭宗明意外坦诚。他站在商菲菲身后,看着她略有些凌乱的中长发和单薄的身影,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来给她披上:“你的顾虑我从来都很清楚,所以我并不打算再打扰你。可是没想到……老实说,我并不赞成你走出悲伤之前开始行动。”

“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但你一定要找最好的律师帮我起诉龚怀远。”商菲菲慢慢地说着、慢慢地走向茶几,翻开托盘里精致的青瓷茶杯,给谭宗明斟茶,“我要离婚。”

谭宗明点点头,沉默着走到商菲菲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商菲菲两眼红肿、眼袋下垂,连黑框眼镜都遮不住了。她抿了一口茶水,低垂着眸子,摆弄着真丝睡衣下摆的装饰流苏:“现在到哪一步了?”

谭宗明看着她,确定找不到一丝犹疑的表情之后,右手食指敲了敲膝盖,从她脸上收回目光:“‘比目鱼’恐怕很难翻身了。”

“你都不保他的吗?”商菲菲抬起头来,皱着眉头看着他,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你觉得我是那种会因小失大随便冒险的人吗?”谭宗明架起二郎腿,含笑望着他。

商菲菲叹了口气,流露出怜悯的神情:“纵然高一天居心叵测,可自问他也并没有做任何于你有害的事情。”

谭宗明侧过脸,脸色阴沉下来:“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谭宗明,你要学会走出来。”商菲菲牵出一丝苍白的笑容来,“这个世界上对你最忠诚的人,是你尚在晟煊集团的时候,你的大秘——谭颂。可是,她死了,已经3年了。”

“说说你的计划吧。”谭宗明正过视线看着她,二郎腿又架回来。

商菲菲又喝了口水,茶杯在手里转着,微微垂眸:“我能拆解我的秘钥信息组成,然后根据这把秘钥的信息写出所有制造秘钥所需的代码。”这么说着,她的手从领口探进睡衣中,将秘钥做吊坠的项链从胸前解下,“如果你时间紧迫,可以先拿这个回去交差,这是‘海龙号’的氧仓数据。”

说完,她将秘钥放在茶几上,推到正中间。

但谭宗明并没有伸手去碰那把秘钥,他只是轻飘飘地瞟了它一眼,问商菲菲道:“复制三把秘钥最快需要多久?”

“2天。”商菲菲换了个姿势,侧着身子坐着,“2天后是我值班更新数据库仪器的数据,到时候我会拷贝好数据,你派人来取。”

谭宗明点点头,一身轻松地站起身来:“那你好好休养,我们再联络。至于龚怀远,我想他很快就会从这个家消失的。”这么说完,谭宗明向着商菲菲点了一下头,很快就消失在客厅里。

城市另一边的废旧厂房中,洪少秋蹲在昏迷的父母身边,仔细查看二老是否有伤。

恰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是绑匪打来的。洪少秋接听手机的那个瞬间,对面楼上一直趴卧在狙击枪前的狙击手微微弓起上半身,专注地盯着瞄准镜。

“洪先生,你很准时嘛!”电话那头的声音依旧经过了变声处理,洪少秋站起来,拧眉听着,一边四下环顾着大楼目及之处的每个角落。

目及之处,除了水泥灰的毛坯墙面和不远处的一个锈迹斑斑的升降装置之外都是洞开的、没有外框的窗户预留洞,几乎一览无余。整个楼栋的三层楼建筑格局统一,洪少秋仔细观察了三遍,也预测不出绑匪可能的藏身地点。

“探测卫星未发现踪迹,应该是在某一个死角里。”指挥车内,肖卫向季白汇报。

“无人机呢?”季白转向赵寒一边。

“没有。”赵寒盯着屏幕,目光仔细而快速地搜寻一遍,摇了摇头。

季白眼底慢慢浮上一层焦急的神色,扶了扶耳畔的麦:“江源,拆弹组的人接近大楼没有!?”

“已经全部就位待命。”耳朵里传来江源冷静的声音。

季白稍稍放了心。

此时的大楼内,洪少秋按照电话里的指令将公文包放在地上,自主搜身,将身上的东西一件件亮出来放在地上。

对面走廊里侧的一个小窗口里,郑婉芝举着高倍望远镜看着大厅里所发生的一切。她看着洪少秋将公文包放到墙上装置的升降机上,然后乖乖退出她指定的距离范围之外,心里一阵狂喜。

指挥车内,季白终于听到了拆弹组传来的消息——空中探测器探测到楼内有遥控定时爆破装置,建议启用屏蔽设施,确保专业人员拆弹安全。

季白稍稍松了口气,扶了扶耳麦喊了几声洪少秋,将这个情况传达给他。

洪少秋没有回答,只是敲了敲耳麦的短柄。季白听见三声轻微的声响,竟意外地微笑起来。

意外扫视到这个微笑的赵寒很有些莫名其妙。

郑婉芝拿到硬盘,毫不犹豫地按下手中遥控器的按钮,却没能如愿听见震耳欲聋的巨响和扑面而来的热浪。她满腹狐疑,又试了几次,依然如故。看看身后楼梯上还没有人追来,便恨恨地将遥控器揣进兜里,抱着装有硬盘的公文包猫腰沿着墙往走廊尽头的楼梯口低身而去。

此时,张西洋田云夫妇身体里的安眠药药效已经过去,洪少秋见他们苏醒,连忙安抚二老的情绪。耳朵里季白告知他,特警已经包抄到楼栋四周,狙击手也在最佳阻击位置待命,只是还没看到绑匪。

给父母查看身体的间隙,洪少秋拨了拨耳麦:“这栋楼年久弃用,有很多监控死角,绑匪一定是事先踩过点、想好逃跑路线了。”说到这里,洪少秋突然不说话了,季白听着耳边渐渐不稳的呼吸声,皱起眉头站了起来:“怎么了?”

洪少秋没有回答他,只是安慰张西洋田云夫妇暂时别怕,他去取个东西就过来。接着听见洪少秋的脚步声,然后他停下来,沉声道:“他们在我妈身上绑了定时炸弹。”

季白心头一凛:“拆弹组在来的路上了!”

洪少秋回头望了一眼廊柱边两张茫然疲惫、苍白慌张的面孔和他们胸前不断闪烁的红色数字,摇了摇头:“来不及了。”

季白一愣,大概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垂在身侧的五指向手心蜷了蜷:“我能帮你做什么?”

“让所有人原地待命,别惊动任何人,带一把七号平口起子过来。”

季白点点头,向身后专注盯着监视器的同事们看了一眼,在工具箱面前蹲下,翻了一把螺丝起子出来,下了指挥车。

进大楼之前,他向所有组员推说潜进去看看情况,让他们好好观察别打草惊蛇,必要的时候火力掩护。

进大楼之后他看见洪少秋一个人蹲在张西洋和田云夫妇面前,耐心劝慰着什么。季白扫视了一下四周,安置二老的位置正好是一个摄像头偏角,看不到定时炸弹的倒计时显示。

难怪肖卫他们事先没有发觉。

“少……”季白刚要喊他,洪少秋却回过身来,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季白点点头,加快脚步向他走去。忽然间,洪少秋周身的墙面上亮起红线,炸弹倒计时迅速加快。

“你别动!”洪少秋低喝一声,季白猛然收住脚,站在红外线以外望着他。

洪少秋站起来,摊开手掌向前伸出:“把东西扔过来。”

“这个距离……”季白摇摇头,“太远了,如果螺丝起子掉在地上的话,就会……”

“不会的。”洪少秋打断他,手掌抬了抬。

季白扫了一眼一分一秒倒计时的显示屏,慢慢将手里的螺丝起子抬起来、抛出去。

螺丝起子在空中画弧线的时候,季白有点不敢看。

好在,洪少秋接住了。

他晃了晃手里的螺丝起子,朝着季白露出微笑。然后面朝父母蹲下来,一边柔声安慰,一边观察炸弹结构。

一只无人机终于飞了进来。

“季处,全场勘察完毕,没有发现嫌疑人踪迹。受害人身上发现定时炸弹,是否派人支援洪队?”耳边,赵寒絮絮叨叨,季白专注地盯着洪少秋的背影,冷静回道:“不需要,把红外线干扰打开。”

这么说着,季白脱了鞋子,轻手轻脚地一步一步往洪少秋身边走。后者一心一意全在炸弹上,并没有注意他。

所以等到季白在他身边蹲下的时候,洪少秋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回身去看不远处那两条闪烁的红光:“你……”

“想到怎么解决他了吗?”季白晃了晃手里的干扰器,朝着闪烁的倒计时努了努下巴。

洪少秋没说话,一边轻轻拍着田云的背,一边示意季白帮他扶住计时器。季白照做,洪少秋依次取下计时器表面的四颗螺丝,将外壳轻轻拆下来。

暴露在两个人面前的是红蓝黄绿四根导线,每根导线都与绑在身上的炸弹相连。

“只要剪断其中一根,应该就会停止工作了,这是最简单的装置。”洪少秋舒了口气,“我都做好拆电阻的准备了,居然就这样而已。”

“你怎么知道哪一根是主线。”季白却神色沉重。

“选一根。”不料,洪少秋拿起子柄捣了捣他放在膝盖上的手肘。

季白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选一根。”他看着他,催促道,“时间紧迫。”

“你疯了!?”季白看着双肩颤抖的张西洋夫妇,轻声骂他。

“错了就错了吧,下辈子我再去跟谭宗明解释。”洪少秋笑了,又捣了捣他的手肘。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两位长辈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季白闭上眼睛平静了2秒钟,睁开眼睛盯着四根导线,眼神顺着它们直到看不到的炸弹内部,然后脑海中快速构成结构图,肯定地给出决定:“蓝色。”

洪少秋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旅行剪,干脆利索地剪断。

季白的心一下子吊起来。

滴滴两声过后,什么都没有发生。

季白松了口气,洪少秋赶紧给父母松绑,季白站起来退到一边看着伏在洪少秋肩头哭的孩子气的张西洋田云,浅浅地笑起来。

这么乱来的人,怎么能做警察啊。季白想。




待续……





评论(37)
热度(41)

养狮子的庄太太

我记得我爱过

© 养狮子的庄太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