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谭季/微洪季】 你不孤单 【叁拾叁】


叁拾贰回顾入口





周五是个艳阳高照的好天,秋高气爽,降温结束,气温回升。A市城市花园酒店最大的露天场地里,田云忙碌的身影在整齐排列装饰精美的桌椅之间来回转。张妍一身簇新的纯白修身旗袍裙,弯着腰在桌边摆弄果盘,时不时回身望着母亲兴高采烈的样子,唇边蓄着微笑。

“妍妍,你哥到了没有啊?”摆完最后一把叉子,田云将一缕散落到腮边的长发拢到耳后,抬腕看了看表,皱眉看向通往出口的汉白玉石桥。

“哎呀妈,”张妍看着她翘首以盼的样子,叹笑一声停下手中的活计,走过去挽住她的胳膊将她引向一座拱门:“我哥他很忙,但是他会准时到的,您别急!”

“你说他这……也得回来帮忙啊!”田云一脸纠结,眼中颇有焦急和失望,“你说我都60了,还能过几个整寿啊……”

“哎哟我的寿星,可别介。”张妍作势要堵住她的嘴,伸手替她推开了雕花繁复而精美的罗普斯金大门,“您先进去,打扮的美美的,再出来的时候啊,我哥一准儿就回来了!”

田云皱着眉,被张妍搡着肩膀轻轻推进门,临关门的时候还是念念不舍地望了一眼通往出口的汉白玉石桥。

而此时的洪少秋正准备驱车前往上海接季白回A市,临上车的时候正好看见季白从车上下来。

两个人见了面,什么也没说。季白从后座上拿了一套高订西装递给他:“连夜赶制的,绝对的纯手工。店主跟我们家是熟人,手艺信得过。”

洪少秋抬起眼睛看着他,见季白的目光意味深长,便直接掏出西装抖开。伸手一摸,通讯耳麦线缝在衣服里,对讲装置藏在衣襟边的一丛刺绣竹叶下方,也缝进布料中。侧面贴胸骨的部位是加厚的,特制有一个暗口袋,里面埋着一把枪。

洪少秋沉默,将原本的外套脱下来扔进车里,把西装换上。

“都部署好了吗?”季白看着他换好,这才踏上国安指挥室门外的台阶。

“都好了。”洪少秋点点头,陪着他往上走,“从摄影师到服务生,关键位置都安插了我们的人,会对整个宴会场进行全程严密监控。”

“指挥车里是哪两个人?”季白这么说着,人已经到了门口。洪少秋一只手替他把门推开:“安排了大刘和方卉。”

“指挥室呢?”

“肖卫和周局。”

“周局!?”季白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他。

“对不起……”洪少秋突然说。

“你把高一天的证词给他看了!?”季白瞪着他,语气里染着薄怒。

“他恐怕……已经上报给战厅了……”洪少秋突然不敢看季白的眼睛,声音也小了些许。

“洪少秋你什么意思!?”季白左右四顾,留意着身后没有人来,一步逼近洪少秋,压低声音声色俱厉地质问。

“作为东道警方,我必须保证你的安全!”洪少秋回视着他,义正言辞地反驳。

季白还想说什么,最终却忍住了。他瞪着洪少秋,紧咬牙关。片刻之后,他猛然转过身去,洪少秋站在他的影子里,静静地等着他。

“我告诉你洪少秋……”几分钟之后,季白转过身来,右手食指向洪少秋点了点。洪少秋听得出他话语中字里行间充斥着的沉重的呼吸,知道他在极力克制自己激动的情绪。所以他平静地看着他,甚至用眼神请示下文。

“行动一旦开始,你只管按照先前部署做好你自己的事。如果真的到了最坏的那一步……”季白说着,突然顿住。洪少秋眼中的季白,此刻所有的惊讶都凝聚在眼睛里,他的瞳孔波光粼粼,微微颤动。他慢慢垂头,叹息一声,语气悲凉而坚决,“如果真的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没有我的命令,不允许任何人先开枪!”

洪少秋半响不答话。

“你听到没有!”季白拔高了声音。

“我首先要做的,就是确保你的安全,如果……”

“没有如果,这是命令!”季白冲上前来一把封住洪少秋的衣领,微抬着下巴望着他,“如果因为你的轻举妄动造成他有什么闪失,我饶不了你……”

洪少秋看着他,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季白舒了口气,慢慢平静下来。洪少秋看着他,忽然替他拂去肩上的褶皱:“季白,我有话跟你说。”

“我知道。”季白点点头,眼中有浅浅的笑意。

洪少秋看着那双真挚的眼睛,忽然有点窘迫,片刻后居然促狭地笑出声来。

“既然说不出口,就别说好了。我……我心里怎么想,你是清楚的。”季白转过身向指挥室的方向,“大家都在等我们,进去吧。”

指挥室的大堂里,所有人员全数围坐在正中的那张会议桌上。周局坐在最上首,季白和洪少秋进门的时候,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他们身上。环视一周,季白在左侧的第一张椅子上看见眼神关切的战峰,眉间一跳,心绪险些乱了起来。

“季白,来介绍下基本情况。”见他来了,周局站起来将自己的位置让出来。

季白脚步顿了半拍,点点头应了声好,走到会议桌上首。

幻灯片打开,屏幕上首先出现一块红色的4寸见方的数据硬盘。

“28天前,A市国家安全局接到A市海防301研究所相关人员报案,称301新研制的潜水装置‘海龙号’相关科研数据疑似泄露,A市国家安全局向我上海市国家安全局请求警力资源协助调查。接到请求后,我们迅速展开调查部署,并在接下来的28天中将盗取数据的幕后组织的相关情况逐一排查理清。”这样说着,季白手敲了一下鼠标,大屏幕上出现一张图片,一朵盛放的罂粟花,花瓣托着一个大写的M,花色鲜红,在灯光作用下十分刺目。

“M集团,”季白侧身扫了一眼屏幕上的标志,“这是起源于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一个间谍组织,前任局长詹姆斯•尼尔倒台后从中分离自立门户,以窃取他国重要情报倒卖给交易国为主要经营方式。据已经落网的嫌疑人高一天交代,本次‘海龙号’数据的窃取行动就是由他们一手策划,企图将情报窃取入M集团保密系统后转手以高价卖给D国。D国一旦获取‘海龙号’相关数据,会立刻研制相对应的毁灭性武器,意图在‘海龙号’下水后给予毁灭。阴谋一旦得逞,造成的严重损失和恶劣影响不堪设想。”季白说完,扫视了一眼台下神情凝重的众人,又点开一张幻灯片。

这一次,是一个站在闹市街头身穿白色暗花迪奥连衣裙的中年女子,背后是一家私立医院。

“郑婉芝,A市婉芝综合医院董事长,M集团资深间谍,代号‘白鲸’。数天前,郑婉芝绑架301总工程师张西洋,意在夺取‘海龙号’总数据硬盘。幸好我们发现的及时,将硬盘换成了空盘。现在郑婉芝还不知道我们已经对她实施了秘密监视,为了更好地展开行动,我建议先不要打草惊蛇。今天她会出席田云的生日宴,我们已经做好部署,只等收网。”

周局和战峰听到这里,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季白垂眸,按在鼠标上的手指抬了抬,却没有按下去。

静候下文的众人有些困惑地看着他。

洪少秋已经作势站起,想要代替季白完成接下来的介绍。季白对他摇了摇头,目光很温和。洪少秋起身给他换了杯水,捏了捏他的手腕。

季白终于敲下了鼠标。

幻灯片上的那个人,白衬衫,银灰色的西裤,头发一丝不苟,微微垂着头。

赵寒倒抽一口凉气,战峰惊讶地盯着屏幕,挺直了上半身。

“谭宗明……”季白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轻轻捏了下手边的纸杯,终于直起身来转身飞快地看了一眼大屏幕,“会蓝岸书城CEO、M集团总裁,代号Wolf。根据高一天的口供,此次M集团窃取倒卖‘海龙号’数据的全部计划皆由谭宗明一手完成,历时3年。另外,”季白又切了一张幻灯片,看着屏幕上穿着粉白色和服的女子,“我们刚刚得知,谭宗明的副手明泽惠子在20分钟前将M集团前任总裁、谭宗明养父恩维斯射杀,已驾驶私人飞机飞越国境线,目前正和日大使馆交涉,请求合作逮捕。”

季白说到这里,洪少秋站了起来,拢了拢西服的前襟,轻轻咳嗽了一声:“2天前,我们在恩维斯私宅的花圃中发现一具成年男性的骨架。经过比对,该骨架的DNA与上海市国安局前任刑侦大队大队长谭声符合。所以我们推断,33年前谭声应该死于恩维斯之手,而非觉温。”

“说说你们有什么打算吧。”周局望了一眼一言不发脸色阴沉的战峰,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我们已经安排好充足的警力渗入到今天竣工会的宴会场,对宴会全程进行严密监控。高一天的供词显示,按照谭宗明的计划,他将在宴会中潜入制造工地,利用特殊仪器亲自从海龙号上窃取数据并直接传输给D国的情报买家。所以我们打算……”洪少秋看了季白一眼,“我们打算和季处兵分两路,在宴会场逮捕田云和谭宗明。”

“谁负责谭宗明?”一直坐在原位不吭声的战峰终于发话。

现场安静了许久季白才沉沉地抛出一个字:“我。”

“不行!”战峰长身而起,吓了赵寒一跳。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季白盯着电脑屏幕上那个熟悉的侧影,渐渐握紧了拳。

“可他也足够了解你!”战峰厉声说道。

“那就看……谁更了解彼此一些吧……”季白掏枪上保险,眼神一分分冷静、一分分坚决,将枪别在腰后,“行动!”




露天宴会场,阳光温暖,乐声悠扬。长桌上摆满了果品甜点、正餐小食,还有各种品牌的饮料酒水。宾客差不多都到齐了,衣香鬓影,觥筹交错。田云穿着海蓝色旗袍,大红色披肩,鬓边别一柄水钻花簪,笑容妍妍,容光焕发。

洪少秋站在草坪中间,和打扮成服务生、摄影师的下属们交换了个眼神,将耳麦塞往耳朵里按了按,这才走向舞台边谈笑风生的身影。

“妈!”他笑着,亲昵地伸出手抱住田云,“生日快乐,大美人儿!”

“哎哟~”田云幸福地环着他的腰,轻轻搡了他一拳,嗔道,“还知道回来!甩手掌柜,我能指望你什么呀!”

郑婉芝一脸温柔的笑容看着洪少秋,眼神颇为赞赏:“你就别怪他啦,少秋工作那么忙!”

三个人说笑寒暄,把洪少秋踩点来的事也就带过去。洪少秋嘴里和两位长辈相谈甚欢,耳朵里一刻也没闲着认真听各方汇报来往客人的情况。

谭宗明姗姗来迟,和季白在门口相遇。

谭宗明今天很随意,穿着白衬衫,没有打领带,银灰色西裤,是刚刚电脑屏幕上那张照片上的打扮,手里拎着金大福珠宝的礼品袋。上台阶前,他微笑着向季白伸出手。

季白握上去,紧紧合住五指。

两个人相视而笑,走上台阶。

汉白玉石桥边,一位穿燕尾服的服务生领着他们进入宴会场。装扮成服务生的大秦单手托着托盘,扶了扶耳朵里的耳麦:“谭宗明季白到。”



待续……


评论(3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