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狮子的庄太太

【谭赵】 迈巴赫与柳叶刀第二季 (13)

12回顾入口




忽然间推门而入的谭宗明着实把正共商大计的董事们吓了一跳,改选CEO的事由何董事最先挑起,他与最年长的郑董事是表亲,如果郑董事当权,他自然是最大的受益人。私下里他已经和郑董事说好,一旦郑董事当选CEO,就让他入职晟煊广州分部财务部,独揽子公司经济大权。

晟煊广州分部主抓海外贸易,每年的外汇进出口利润就是一个大项目,年终结算也是中饱私囊的好机会。子公司预定掌门人、谭宗明的义妹谭颂尚在美国读MBA,何董事原想着在前任财务总监因为贪污被谭宗明斩落马下而谭宗明本人又一病不起之际顶上去,就算日后谭颂回归想要执掌,也不能逼他这个老前辈让位。谭宗明生死未卜,秘书处只说抱恙,就算要管,手也伸不到那么长。一旦郑董事掌权,两个人即可共享晟煊的大好河山。

而何董事的如意算盘还没有拨开,谭宗明便再度坐到了会议桌上首独一无二的位置,如神兵天降。

谭宗明落座,所有董事自觉散开到会议桌两旁,安迪扫视了一眼刚刚还气势汹汹如今却偃旗息鼓的一群人,心里老大的看不起。她拍拍谭宗明的肩膀:“你先忙,我去替你接待赵医生。”

谭宗明点点头:“带他去我办公室,身家性命在人家手里攥着,总要好生招待才是。”

安迪点点头出去,谭宗明这才拢了拢衣襟坐正身子:“来的路上听到传闻,各位董事想重新划分股权改选掌门人,有这回事吗?”话说完,他靠向椅背,架着二郎腿,眼神掠过每一个人,最终在郑董事脸上停留。

郑董事感受到他灼灼目光,深黄色皮肤的脸上泛起一丝不显眼的红,头埋下一分,尴尬地清了清嗓子。

会议室里的气氛一时间陷入难堪的沉默。大家垂着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看看上首八风不动浅浅含笑辨不出喜怒的谭宗明,都不敢做声。

谭宗明看着台下蔫头耷脑的一众人等,心里冷冷地哼,面上依然春风和煦,嘴里依然掏心掏肺:

“我谭宗明24岁起家,各位前辈是看着我、看着晟煊一步一步一寸一寸长起来的,说得高攀点,宗明是你们的晚辈,晟煊就像是你们的孩子。我本以为,各位长辈与我,是同心同德的利益共同体。我们之间,不说与子同袍,最起码要同舟共济。不料我才刚刚遭遇不测,且没有暴毙的确切消息传来,我不敢劳动各位长辈病床前嘘寒问暖,却也想不到各位长辈要在我背后瓜分晟煊。”谭宗明一边说,眼睛在眼眶里一边转,入目的全是神色各异的脸和埋地更深的头颅,二郎腿换了个位置,继续道,“我年轻,做事总有不周到的地方,各位长辈如果有看不惯看不顺的,大可以把我叫到跟前,耳提面命。我若有半句怨言,愿意接受你们的集体弹劾。各位长辈们细想,晟煊这16年,我可曾有过任何一项给集团业绩抹黑的决策,可曾亏待过你们在座的任何一位?自打晟煊第一次全体董事会上我就说过,如果有一天你们中有任何人觉得我不配坐在这个位置上,”谭宗明说着,伸手轻轻拍了拍身下办公椅的扶手,“可以立刻知会全体董事举行会议投票弹劾,票数达到,我自动让贤,绝无二话。可是你们今天,居然背着我搞这种小动作,实在令我……”说到这里,谭宗明顿住,做出叹息的样子来,郑董事终于抬起头,张了张嘴,谭宗明抬手打断,“无风不起浪,就算我不出这场意外,也许你们也早就想改选。好,那今天借此我们就集体弹劾,弹劾通过,我自动辞去晟煊集团CEO职务,绝无二话。”

此言一出,董事群哗然。谭宗明的心腹董事们早就哗然而起:“谭总你这是开玩笑!就算弹劾票数通过你辞职,可你也会带走你手上60%的股份,大分成股份撤资,晟煊还是完整的晟煊吗?再说了,谭行长也是董事之一,今天她没有列席,即使弹劾,结果也不能作数!”

“是啊谭总,你是晟煊集团的创始人,哪有创始人丢下集团不管,我们这些凑份子的大干大上的?你这是赌气撂挑子嘛!”秃了顶很精明也很和蔼的廖董事拿签字笔敲了敲杯沿,带着笑意慢悠悠地说道。众议改选的事情他是被何董事生拉硬拽来的,从头到尾都不发一语保持局外,这个时候站出来说句话,很有安抚谭宗明的作用。那些墙头草一听他说话,心里暗暗松了口气——谭宗明素日与廖董事私交甚好,这么一来,火气应该会小一些。

果然,谭宗明微微侧过办公椅,眼神落在何董事身上,身体微微挨近桌沿:“何董事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自然是没有。

于是散会,回办公室的路上他有点急切,出院是地下行动,他得抓紧和赵医生回去,免得连累人家受罚。不料半路被Samy拦住,一堆文件签署,签的谭宗明头昏眼花,耽搁好久。

就在谭宗明耽搁在工作上的这段时间,安迪一直在他办公室作陪赵启平。她坐在谭宗明堆满了待签署文件的办公桌对面看着站在办公桌前望着桌上谭赵二人的合影神情复杂的赵启平,眼光多少带着点同情。她不明原委、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沉默。

“他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如果执意要回到公司,你最好让人事部把员工名单再发一份给他。”赵启平把那张亲亲密密腻腻歪歪的合照拿在手里,盯着发呆。安迪为人聪明,听到这句话眉头一皱,下意识坐直了身体:“这回是真的失忆?”

赵启平叹了口气,点点头。

“还记得什么?”安迪大惊,笑意像火山,促狭地从唇角溢出来,讶异,讽刺,还有点无奈。

“安迪,能忘记的事都不是重要的事。”不想,赵启平没有正面回答他。

“该记得的都记得,”安迪沉吟着,语气中渐渐生出惋惜来,“可他唯独忘记你了。”说完,她仰着脸、偏着头望着赵启平黯然的脸,摇了摇头。

赵启平不说话,算是默认。

“需要帮忙吗?”安迪起身,到小厨房煮咖啡,嗡嗡声里,赵启平依然专注于手上的合照。那上面的谭宗明志得意满、出风得意,风度翩翩、玉树临风。他看着谭宗明从唇角到眼底温和而谦逊的微笑,看着他眸子里压抑不住的得意和满足,再想想那一夜他的冷然与客套,心里不是不失落的。可听到安迪这样问,他还是摇了摇头从桌上挪下半个身子,合照倒扣在桌上,钻进小厨房帮安迪的忙:“医者不能自医,可你们又能帮得了我什么呢?”

“就这样算了?”安迪死脑筋,说话也心直口快。

滚烫的咖啡泼在赵启平手上。

安迪低呼,赶紧一把把他拽到水龙头下对着冷水冲手。

气温低了,冷水颇有些扎手,赵启平眼神一闪,才想起来回答安迪的问题:

“一开始,我也觉得不能就这么算了,可是现在看看他那副公事公办客客气气的样子,突然没什么兴致了。可我能就这样放下他不管吗?追根溯源,他如今这个状况根源在于我,万一他日后想起来什么而我却已经抽身离去,你觉得对他公平吗?”

这个时候谭宗明已经抱着一摞文件带着Samy进到办公室来,手还在签字耳朵却已经听到正对办公室门的小厨房里有赵启平的声音,于是回转身向Samy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文件也交还给她,自己站在原地凝神细听。

“你做不到。”里间,安迪一针见血地打断赵启平的自我分析,“在我看来,你这只是寻找记忆阶段性无果而产生的阶段性沮丧。我记得贺涵曾经跟我说,如果你死在谭宗明前面、如果谭宗明在你之后另找了别人,你一定是那个夜夜纠缠谭宗明的怨魂。”

“喂!”里面的赵启平抗议了一声,外面的谭宗明挑了挑眉,Samy抱紧了一摞文件打开了QQ群电话,电话那头是秘书处全体八卦同仁。

“我说的不对吗?”安迪追一句。

赵启平半天没声音,过了好久才豁出去似的说了一句:“就算你说的对吧,可是我现在这种心理不应该吗?哦,他说装失忆就装失忆,他说真失忆就真失忆,凭什么我就得陪着他转,我该他的是不是!?”

“赵启平你几岁了?”安迪叹一口气,声音也高了些,“你们在一起,没有十年八年也有三年五年了,老谭对你……我觉得还是很有耐心的。”

赵启平嘟囔一句:“他本来就不怎么发脾气。”

“不发脾气不代表没有脾气。”安迪急的抓了抓头发,眉头都快拧到一起,“直接点说,谭宗明他还是个病人,你作为医生,连对病人的耐心都没有吗?”

“我之所以这么急于求成是因为……”

“因为什么?”随着安迪这一句提问爆出,谭宗明的眼中闪过一丝好奇而玩味的笑意,又往小厨房的门迈了一步。Samy跟上,竖起耳朵。

里面半天没有声音。

“因为什么?”安迪单纯心思,只想多获得点线索好作为日后找谭宗明谈话的依据,于是追问一句。

“万一他在想起来之前遇到别人呢!那我……”

门外的谭宗明低笑出声,低沉悠扬,绵长动听。

门内男女对视一眼,赵启平一个健步走到门前拉开门,谭宗明可不是正堵在门口?

“抱歉,听到你们谈话。”他退一步,往办公桌走,笑意还挂在脸上,沉在眸中。

“听了多少?”赵启平紧步追上来。

“唔……”谭宗明手上的签字笔顿一顿,向着赵启平笑了一笑才将“明”字的那个“月”补好,“差不多……全部?”

赵启平微微瞪着鹿眼愣住,耳朵染了胭脂色。

安迪脸上带着笑给两个男人分了咖啡,站在一旁抱着手看着;Samy脸上八卦兮兮的坏笑早憋不住,等着谭宗明签完最后一本文件递给她,早一溜烟跑得老远,出了门就哈哈哈哈。赵启平心里跳脚脸上发烫,无处发泄。他恨得牙痒——在医院他也是老手,一堆小姑娘都不耐他何,如今却栽了大跟头!

再看谭宗明,还是八风不动地看日程,笑意收到嘴角去了:“安迪,情报办公室的人说夏部长的经济问题已经开始查了,把原本预定给他的分成全部收回,地我们不要了。”

安迪点点头,扫了两个人一眼,领命出去忙。赵启平心里憋闷,看准了被谭宗明扶起来的两个人的合照,伸手要拿。

谭宗明一把扶住,抬着两条浓眉,脸上的笑意一团模糊辨不清性质:“谁许你动我办公桌上的东西了?”

嘿……这家伙!

赵启平气的瞬间属了河豚,吭哧吭哧着抬腕看表,没好气道:“你该回医院了。”

谭宗明点点头却不停笔,又从面前的一摞文件上拿了一本:“这个签完。”

赵启平一把将文件抽过来,拔腿就走。

“哎,你把那个给我,别闹……”谭宗明弹簧似的站起来,急急忙忙追出门去。

于是,晟煊集团一干人等就这么司空见惯地看着谭总急吼吼地按着刚刚关上的总裁专用电梯的按钮,一边交头接耳地议论:

“刚刚进去的那个是赵医生吼?”

“是的是的,谭总肯定又出幺蛾子把他惹毛了嘻嘻嘻嘻你看谭总急的……”

就这样啊,美好的爱情重新开始咯!



待续……




评论(36)
热度(141)

养狮子的庄太太

我记得我爱过

© 养狮子的庄太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