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留住你一面》,我妈给我上了一课

趁着学生记单词,出来摸个鱼。
昨晚比较糟心,然而我妈给我上了一课。说我矫情了,对于楼诚已经近乎功利,忘了我当年入坑执笔的初衷。
我想是的,太把萍水相逢的人说的长篇大论的话当回事是我自己作,活该给人好为人师的机会。
当然,所有的评论说辞我都照收不误,金玉良言美好建议会记上小本本。至于那些我不大爱听的,就让他待着吧,爱咋咋地,我尊重每个人的言论自由。
最后,《留住你一面》照常更新,腰斩计划取消。喜欢的敬请期待,膈应的从旁绕道。
爱所有爱我的人,去上课了。

评论(5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