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狮子的庄太太

章六十九回顾入口


“阿诚吾卿:

见字如面,纸短情长。卿见此信,则我有悖所约,先行而去。现如今,已到了奈何桥上,望黄泉路远。孟婆一碗汤,八泪为引:一滴生泪,二钱老泪,三分苦泪,四杯悔泪,五寸相思泪,六盅病中泪,七尺离别泪。回望我这一生,一滴生泪为父母,后继无人,是为不孝;二钱老泪为家国,未助兴旺,是为不忠;三分苦泪为弟妹,苛责严厉,是为无情;四杯悔泪为曼春,亲手射杀,是为无义。五寸相思泪为着你,黄泉路远,奈何桥长,此时一别,何时再聚?病中六盅泪,躯体痛苦无所以惧,只不忍你夜夜焦急。离别泪七尺,尺尺断肝肠,阿诚啊!愿来生还爱人,还遇你。


明楼 绝笔”...

章六十八回顾入口


明楼先生不是一个完人,更不是一个圣人。就一个“人”而言,他有作为“人”的缺陷性。比如行事专制、性格霸道;但同样的,作为一个“人”,他更多的是生而为人光辉的一面。比如对信仰的坚持,对家人的守护。所以很多时候不同社会角色下的责任会让他不堪重负,很多时候他为了这些事思虑再三,就像人在棋盘前执子,久而生虑,迟迟不落。

如果没有遇见他,我想我的人生会庸庸碌碌——烟花间逃脱不成功,甚至有可能行尸走肉、尸位素餐,遇到他之后我才知道原来世界原来还可以是这个样子,在有些渠道上,每个人都可以做很多力所能及的事。

我不觉得这些事情危险,反而觉得有共同的信仰并为之奋斗是一种...

章六十七回顾入口


每个人都有“愿为晨风鸟,双飞翔北林”的美好愿望,我和先生亦是。我们想过远离喧嚣,一辈子做个隐士,一方田园一间小院,喝茶养花看落日。但愿望之所以是愿望,就是因为它并不如想象中容易实现。

我和先生最艰难的时候,是汇丰银行事件持续发酵,明家置于风口浪尖,我们焦头烂额却只能不至恶化而无法从根源解决的时候。

那时候我们深知总有一个人要挺身而出去平息南田和汪曼春心里长期以来一无所获的怒火,但明楼心有软肋,明家数口如同他握在指间的沙粒,捏的很紧,却一个个脱离了他的安排和掌控。他勒令所有人不得插手,可我们又岂会乖乖听话。

我们那时候就想着,除他以外,让一个最有价值的人...

章六十六回顾入口


先生一生活了七八十年,后四五十年里我一路参与。从英年正盛到古稀耄耋,这一路殚精竭虑如履薄冰,他乡辗转颠沛流离。我们从峥嵘岁月的炮火中并肩而过,在时光静好的温情中携手前行。后来弟弟妹妹各自独立,长姐也成为回忆,这世间只有我们还离彼此最近的时候,也总是忆苦思甜。

比如我们出去散步,路过汇丰银行时还是会说起曼丽和明台的闹剧,他总是说:“你那时就不该拦着我,打他一顿,才好叫他知道不该鲁莽行事。”

我们两个人供着一把伞,他埋怨我的时候,人不免要把伞移开一些。我只好如他的愿,往他身边凑一凑:“如果你那时候把他揍了,大姐如何能够饶你。”

他摸摸鼻子想了想,默认我是有...

章六十五回顾入口


我们明家一家子都懂得逢场作戏,大姐总说是先生的不是,大的不好带坏小的,我们有样学样。每每听她这么说,我们心里总是苦涩——其实她哪里知道,我们在外终日里演戏,反而是回到家里见了她,脸上的面具心里的防线都能撤下一半。报喜不报忧也不是甘愿的,有些“忧”若是报到她耳朵里,那恐怕是终日的担惊受怕。

若是那样,我们是怎样都不忍心的。

曼丽和明台比我和先生所想的要早熟的多,那时候他们入组织,不过刚刚大学,正是青春正好却尚不成熟的年纪。所以先生担心,也是可以理解的。汇丰银行之后窗户纸捅破,他俩都不需要适应,在家还是两个无忧无虑会在大姐膝下承欢的孩子,可论起任务来却是有条有理...

章六十四回顾入口


为亲人所乱是人之常情,人非草木,总有软肋;没有软肋的人,同行尸走肉没有分别。我时常同明楼玩笑,说我们技不如他智不如他,有时是否觉得拖累。他微微蹙着眉头,交叉在一起的大拇指转上一圈,斟字酌句地说:“家人有的时候的确是一种负累,但正因为这种负累,奋斗和生存才有了更深的含义。”

他喜欢掉书袋,用明台的话说,就是正经的学识一箩筐,最后却让他几近苛刻。这话难免片面之词,他只对明台一人苛刻,我和曼丽观战,负责偷笑罢了。

在这个家里,“明楼”这两个字是避风港挡风墙,他在家待的不多,但是关键时刻总是在。其实我们都不很喜欢他那种万事尽在掌握的姿态,很多时候觉得不自由、没自...

章六十三回顾入口


很多时候,特工的工作对能力和颜值都有要求,也是有一定道理的。我常拿这话来调侃先生,他倒不恼,反而欣然接受,说是对他皮囊的肯定。其实我们和上峰都心知肚明,让他遣回上海,除了明家的世家地位,还有他和汪曼春的藕断丝连。

凡事总有先来后到,这点我是不否认的。但我所不能认同的是,明楼有时候戏做的太真,难免生出许多事端来。曼丽总不信我的话,说她长兄何等通透,总是好脱身的。直到后来汪曼春做出极端的事,他们才知道来反思反思我的话,才知道佳人做贼,是件没奈何的事。

明楼做事我素来不过问的,他自有他的道理和缘由,有结果就好、结果好就好,没义务也没必要桩桩件件解释给我听。只有“汪...

章六十二回顾入口


与众不同的恋情如同风浪行船,摇摇晃晃、如履薄冰、小心翼翼。那时候正是战争如火如荼的时候,明家那样的赫赫世家,总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先生大半辈子殚精竭虑,小心维护着明公馆一草一木、明家的亲属宗族,没有一天安生。可即便如此,还是不能避免有心人钻了空子。

都说明家是一块肥肉、一条大鱼,人人都想置之死地,分而食之。先生常说,明家明哲保身已是不易,有我和他站在风口浪尖已经足够,实在不想再有别的人去涉险。我估计后来他知道弟妹们都走上那条凶险的理想之路,心里没有不喟叹的。

先生这一生疲累的很,竭尽全力用一己之力去护住一方小家,一片国土。我原本也不是什么胸怀大志的人,所思不过三...

章六十一回顾入口


很多时候很多事,“各让一步”是最好的妥协。这妥协出于爱、出于无奈、出于被迫、出于利益。很多时候妥协是不容易的,可自我反思的时候,对方就不会有什么错。关于“妥协”这两个字,我自认没有明楼做得好,他总说他年岁长一些,就算生气,也得有个限度。他说我总是赶不上他的年龄的,生气的程度理应比他深一些。

这种话,温暖是温暖,却总是叫人没有话去回他。

一起时日久了,磕磕绊绊难免会有的。明楼的话,生气起来字字生硬,难免叫人受不了;可他又总是幸运,许多事可以为他寻找台阶。大姐明台曼丽汪曼春,仿佛人人都是他的帮手,总会为他制造机会。

明家大姐历经波折,心里是有本帐的人,她出...

1 / 24

养狮子的庄太太

我记得我爱过

© 养狮子的庄太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