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狮子的庄太太

27回顾入口


这个世界上令人无法自拔的,除了牙齿,还有爱情。牙疼难治,心疼难医。赌气易骗,心寒难哄。而如果你结束了一团乱麻的工作,还没想好怎样去面对一个把如牙疼般缠人的问题带给你、本人却让你无法自拔的人、他却已经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你会怎么办?

谭宗明自诩手眼通天手腕灵活,却也想不到赵启平会突然杀进他的办公室。他印象里的赵启平,十分乖巧、甚至可以说娇憨,在他面前,总是带着点和年龄不符的孩子气。非年节非谭宗明生日,他从来不会突然袭击,永远都只是规规矩矩地让前台通报了再由值班秘书走程序带上来。尽管谭宗明多次表示他可以绕过这些程序直接上去,但赵启平一次都没有搞过特殊化。

可这次...

26回顾入口


假以他人之手脱离困境,为求救;施以他人之手脱离困境,为援救;说教他人远离潜在困境、放弃为他人制造困境,为救赎;自食其力、自我援助,为自救。最后一重境界,极度考验人的能力与意志,一般人很难达到。而赵启平而立之年刚过,却已经到了要自救的地步。

与其说一筹莫展,倒不如说他根本就暂时失去了迈出自救第一步的机会和胆量——南通局面胶着,谭宗明提前一步去处理生意,他错过了与之面谈就事论事的机会。而随之而来的那种轻松和暂时的解脱感让赵启平意识到,他其实更缺少豁出去自救的勇气。或者不如直接说,他还是珍惜颜面。

谭宗明一早踏上了去南通的飞机,来不及跟赵启平道别。前一天晚上谭宗月和他...

25回顾入口


讲道理,身为一个40岁、身家过百亿、有车有房有事业的男人,出差一周回来发现自己被绿,你是个什么感觉?当谭宗明把这个疑问向贺涵抛出的时候,愣是惊得他好长时间内忘记放下咖啡杯。

嗯是的,谭宗明大概被绿了。虽然他很不确认也不想确认这件事的真实性,但是看到事发那一幕时他居然有这种感觉,不得不说这很危险。

“赵启平是这种人?”贺涵皱着眉头听他用缓慢而忧愁的语气详尽地描述“案发”经过,然后终于放下咖啡杯总结。

“他自己允许的。”谭宗明叹了口气,闹心地揉揉精明穴,“在我向他坦白之前,其他人确实有追求他的权利,他也有考虑别人的权利,但是亲口说出来这也太……”

“这算劈腿!?”贺...

24回顾入口


常言道家贼难防,内鬼这种东西,总是藏得深、底气足。谭宗明记得这句话出自闷声吃白米的老油条贺涵,那时候他不怎么信,可那天见到Samy,他信了。

回想Samy来晟煊那会儿谭宗明刚刚35岁,25岁的Samy往他跟前一站就如同惊弓之鸟颤颤巍巍。谭宗明为此很闹心:这样实力有余胆气不足的小姑娘,猎头公司怎么想的挖过来给他做大秘?那个时候他很感叹为何谭颂还那样小,否则他何必纠结这等小事。

但在接下来的应酬与工作安排间,Samy仿佛一夜开了外挂,很让谭宗明吃惊了一把她的行动能力和办事效率。那一刻他觉得猎头公司的考虑是对的,他需要的就是这种不怕吃苦不怕困难,能够迎难而上撞了南墙也不回...

23回顾入口


前台小姐一路看着一个英俊高挑的青年拽着一个丰神俊逸的男人的衣襟气势汹汹地走向前台,从那男人的衣兜里掏出钱包拍在柜台上:“开房!”他身边的男人迎着前台小姐尴尬的目光温文尔雅地笑:“总统套房,信用卡还有半个小时解冻,先记在账上,谭宗明。”

前台一听这名号立刻眼前一亮,麻溜出单开房,微笑地把房卡双手递上。赵启平抽了房卡就走,电梯里也一直揪着谭宗明的衣襟,生怕他跑了似的。谭宗明侧头垂眸看着衣襟上那只指节青白掌心透红的手,很有些心疼。

“启平,你撒手,我在这儿。”微微抻着脖子看到赵启平一张阴沉沉的脸,谭宗明还是出言相劝。

赵启平充耳不闻,眼睛死死盯着电梯一层层上升的数字,微...

22回顾入口


人说父母在则为人子,父母不在,则长兄如父,长姐为母。谭宗月谭宗明姐弟生而为孤,又饱受数十年骨肉分离,如今重聚,为姐的自然是操碎了心。陈东慎坐在办公椅上看着她在办公桌前打转,皱着眉头嘀嘀咕咕,心里实在好笑。

“宗月,你别转了,我头晕。”他按按太阳穴,眼中泛起一丝苦笑。谭宗月踩着高跟鞋“嘚嘚嘚嘚”地走到他身边来:“你打探到没有,他们把赵启平家翻得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关键的东西?”

“这你得去问你弟弟交了什么给他。”陈东慎高深莫测地笑,笑的谭宗月狠狠地瞪他一眼。陈东慎心里发憷,微微向椅背缩了缩,“明天的确是有下去视察审问进度的例行过场,到时候我跟他谈谈。”

听完一席话,谭...

21回顾入口


记忆失去如山倒,记忆来时如浪潮。当然,在这等生死攸关的当口,即便想起一切,也要装作什么也没想起来的样子。所以,谭宗明在美美地睡了一觉之后办了出院手续,象征性地带了点安神补脑的药,继续回酒店窝着。

“双规”的日子总是各种意义的很漫长,漫长的让人觉得单调。一切都没有定数,“双规”的人仿佛与世隔绝,每天按时吃饭、按时睡觉,却满心的忧虑,所以,人反而日渐消瘦。如同很多“双规”的人一样,谭宗明也憔悴,不过是成天盘算巡查已经到哪一步、他所筹谋的大局中的多米诺骨牌已经倒到哪一张的疲累的憔悴。谭宗明不忧虑,这次巡查,从起因到结果,都会在他的意料之中。

而赵启平总比他年轻几岁,当然没...

20回顾入口


冬至过后很快就是圣诞,平安夜那天,巡视组组长对谭宗明进行第一次盘问。组长大约比谭宗明要大上十四五岁,沉稳,平和,脸上带着一种职业特有的严肃。与谭宗明坐在房间阳台上一张小小的桌子两旁,气氛瞬间压抑又紧张。

一直看着谭宗明的两个小伙子终于得闲,获得组长首肯后,脚踩西瓜皮溜之大吉。谭宗明目送着两个年轻人远去,松动了一张平静的脸,微微带点笑意:“许老师,圣诞快乐。”

“一别经年,再见面,竟然是这等场面。”许组长摇头唏嘘。

“我也没想到,作为当年MBA总裁班特级讲师的您,现在居然成了巡视组的一员。”谭宗明架着二郎腿,微微倾着身子靠向桌沿,“来前也不透点底,我是一点防备也没有...

19回顾入口


夜深人静,冬至的夜风裹挟着冰凉的雪片在呼呼声中扑面而来。露天甬道的灯全都亮着,照在已经积了薄薄一层雪的鹅卵石地面上,泛出湿润明亮的光。赵启平在两个巡视组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咯吱咯吱”地走向酒店的正门,时不时顿下脚步回身望望身后那栋楼西北角一扇透出鹅黄色灯光的窗户。

一阵风袭来,直往脖子里钻。赵启平缩了缩脖子回过视线,接着走。雪大了,送他出来的巡视组人员把唯一的一把伞往他那边偏了一些:“赵先生,您小心脚下。”

赵启平没说话,沉着脸皱着眉径自朝前走。出来送他的人举着伞跟在后面一路小跑,却始终追不上他。赵启平越走越快,快到心跳加速,嘴边飞出的白气一团一团融进黑夜里。身后...

1 / 8

养狮子的庄太太

我记得我爱过

© 养狮子的庄太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