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狮子的庄太太

17回顾入口


“最新消息,晟煊集团创始人兼CEO谭宗明于三日前收到市地方检察院巡视组相关人员约谈。据悉,本次约谈与一周前政治部部长夏某落马案有关。据知情人士透露,夏某在位期间曾经手过原市政府旧址所有地改为国家银行分行投建地的相关工作,而晟煊集团旗下的投建公司是分行办公楼投建方。本次约谈将涉及晟煊投建与夏某本人的经济及工作往来等部分,预计为期2周。目前尚没有晟煊集团人事变动的准确消息传来。”

赵启平在第一医院住院部大厅里的LED上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谭宗明给他送来一沓资料的3天后。那时候赵启平刚刚下手术接早班,例行早查房回来。看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是夹着病例回到病区主管办公室,从最底...

16回顾入口


市级反贪局局长陈东慎,刚过不惑之年就身居高位,官大一级,独身一人。他和国家银行上海支行行长谭宗月是哈佛大学的同学,同窗交好,心有爱慕。谭宗月那时候年轻气盛,宛如公主高高在上,很是看不上陈东慎这类官僚子弟。后来从政,多少会有交道,一来二去,竟然将同窗友谊也就找了回来。

接到谭宗月来电的时候陈东慎当然十分意外,接起来,他竟然在一向干脆利索说一不二的谭宗月嘴里听出了犹豫。褪去了往日的年少轻狂,谭宗月对他的态度虽然已经平和,但对她的忌惮和小心,却成了陈东慎的习惯。

“谭行长有事啊?”陈东慎为官多年,最懂得转圜心思设身处地,这会儿想到谭宗月一定是有事不好开口一时尴尬。他索性先...

15回顾入口


旧地重游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如果忽略同游者还在失忆中的话;共寻回忆是件浪漫的事,如果忽略其中一人真的是记忆空白的话。大白天来会所喝酒真的是很正常的事,如果忽略亲自迎上来的老板暧昧的眼神的话。

说实话,一直到坐下来,赵启平还有点尴尬。会所老板是谭宗明老友,自然是十分贴心地安排在了最隐秘的位置。这里的酒吧24小时营业,白天没什么人,独立包间里更是冷清。落座后,服务生上了一个埋着威士忌的冰桶,带门出去。

包间里只剩下赵启平跟谭宗明两个人,气氛一时有点凝固。谭宗明不开腔,只开了威士忌倒进放了冰块的水晶杯里。

赵启平接过一杯,抿了一口。灼烈的液体在冰镇作用下依然熨烫着喉咙,赵...

14回顾入口


安迪最近很有些头疼,谭宗明勤快了不几天又开始犯懒了。周六早上他出了院,安迪亲自开车来接他,他却夺了钥匙自己坐进驾驶室,顺带跟安迪说了句这个双休日没有火烧眉毛的事不要联系他。

安迪困惑,以最快的速度Google了一下火烧眉毛是个什么新词汇,继而按掉手机锁屏,摊着两只手:“你知不知道几天前你差点从CEO的位子上被挤下来,现在办公室里那一堆待签的文件还不算十万火急吗?再说红星的……”

“安迪……安迪……”谭宗明手掌下压,做出个calm down的动作,沉着两条眉毛,虽然笑着,但语气非常抱歉,“看在你曾经在我眼皮子底下明目张胆迟到早退在最忙的时候我纵容你拒绝加班的份上放过我...

13回顾入口


失忆是一种很玄妙的感受,仿佛脱胎换骨,重获新生。周围原本熟悉的东西变得陌生,失忆的人就如同初生的婴儿,每天都是新鲜的。谭宗明年近40,就做了一回这样的“新生儿”,在赵启平的精心呵护下。

抢了谭宗明的文件,赵启平一颗心也是雀跃的,脚下生风地一溜烟儿窜进电梯,还是谭宗明的专用电梯,然后扬了扬手里的文件夹,将电梯门关上,从门缝里笑看着谭宗明在外面干瞪眼。他靠在电梯壁上仰着头喘气,眼里含着温软的笑意。那一刻他觉得就这样很好,谭宗明是否能想起他,已经变得不重要。他觉得他和谭宗明之间的默契也许还在,经过今天这样一场“爬墙跟”风波,也许他心里一直跟自己过不去跟“失忆”过不去的那...

12回顾入口


忽然间推门而入的谭宗明着实把正共商大计的董事们吓了一跳,改选CEO的事由何董事最先挑起,他与最年长的郑董事是表亲,如果郑董事当权,他自然是最大的受益人。私下里他已经和郑董事说好,一旦郑董事当选CEO,就让他入职晟煊广州分部财务部,独揽子公司经济大权。

晟煊广州分部主抓海外贸易,每年的外汇进出口利润就是一个大项目,年终结算也是中饱私囊的好机会。子公司预定掌门人、谭宗明的义妹谭颂尚在美国读MBA,何董事原想着在前任财务总监因为贪污被谭宗明斩落马下而谭宗明本人又一病不起之际顶上去,就算日后谭颂回归想要执掌,也不能逼他这个老前辈让位。谭宗明生死未卜,秘书处只说抱恙,就算要管,...

11回顾入口


谭宗明住院的日子平静而安逸,甚至有些许无聊。而在公司独挡一面的安迪就没他这么赋闲,董事会每天都在为掌门人更迭的事情吵得不可开交,仿佛料定谭宗明再不会醒来,他们要早日物色一个接替的人。安迪挂职CFO,手无股份,说话轻如鸿毛,没有人听。着实令她无处使力,十分苦恼。

这日上午8:00刚过,Samy照例捧了一周日程过来,两条刚纹的柳叶眉纠结地皱到一起,迟迟不肯出办公室。安迪看着她的样子,心思一转圜便知道是日程问题,翻开日程表一看,果然见谭宗明的档期已经密密麻麻。

“照老理由推掉。”安迪在那些表格上画了一个圈,“剩下的我会代谭总出席。”

Samy接过文件夹抱在怀里,左右...

10回顾入口


谭宗明的失忆,完全在赵启平的意料之中。他记得那天晚上送了谭宗月回来,推开门的时候谭宗明就站在窗前发呆,穿着病号服,身形已经有些单薄了。听到开门声,他回过头来,白色的纱布圈在头上,眼神中满是困惑。

赵启平在心里默数了30秒,不见谭宗明温文尔雅的笑容,更不见他举步而来。

这时候他终于可以断定,谭宗明是真的失忆了。因为如果他的记忆还健全,他一定会笑着向赵启平伸出手来,等他一步步接近。

两个人就这样相对望着,赵启平想微笑,却笑不出来。他在心里做了个深呼吸,把门关上,在谭宗明的注视下迎向他:“你醒啦,我是你的主治医师赵启平。”

他看见谭宗明的瞳孔闪了一下,有一丝迟疑、一丝...

09回顾入口


谭宗明的私人律师木然在一个细雨微微的早晨见到了销声匿迹快六七天的国家银行上海分行行长谭宗月。后者在酒店面积有限的房间里关了快一个礼拜,很憔悴,但精神头儿还足。见到律师一点也不意外,反而开玩笑说,那小子还有点良心,也没白给他拨那些钱。

可律师笑不出来。他当年举家落难到上海,得谭宗明搭救,一朝立足政法界,免费给谭宗明做私人律师。谭宗明车祸昏迷已经快7天,晟煊集团董事会已经蠢蠢欲动,他等不及谭宗月的正式委托,擅自以代理律师的身份来跟谭宗月见面。

谭宗月听了胞弟的近况,眼底掠过一丝担忧和焦急,手下意识捏紧手里的水杯:“谁照顾他?”

“安迪张罗着,另外就是……医生……”木然...

养狮子的庄太太

我记得我爱过

© 养狮子的庄太太 | Powered by LOFTER